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彩运网 > 封锁粒度 >

作风决定风气

发布时间:2019-05-03 06:07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所谓治国必先齐其家者,其家不可教而能教人者无之。故君子不出家而成教于国:孝者,所以事君也;悌者,所以事长也;慈者,所以使众也。一家仁,一国兴仁;一家让,一国兴让;一人贪戾,一国作乱。其机如此。此谓一言偾事,一人定国。(《大学》)

  讲齐家就是讲治国,家跟国是一样的。下面引用康诰说的“如保赤子,心诚求之,虽不中,不远矣”(出自《尚书·康诰》)。一个家庭的族长或者做领导的,要对一切人,上面对老一辈父母,下面对孩子,中间对兄弟姐妹朋友,“如保赤子”。“赤子”是孩子。孩子怎么叫“赤子”?婴儿刚刚生出来,一身都红彤彤的,所以叫赤子。那你们看到一个婴儿刚生下来像一堆豆腐一样啊,抱他两个指头都不敢碰啊,要像抓豆腐一样轻轻的,不能抱歪了。一个做家长的,或者做一个团体领袖甚至国家元首的,给一切人的爱,就像抱婴儿那样,这句话多严重啊。尤其是出家人,自己看自己的修行、心理行为,对别人就像对待婴儿一样吗?几乎做不到。做不到没有关系,“心诚求之,虽不中,不远矣”。你受了这个教育,懂了这个做人的道理,你诚心去学,去做。有时候想慈爱一点,哎呀我想对这个人好一点,有时候越看越讨厌,瞪他一眼,以后慢慢不瞪他了嘛。你只要诚心去做,“不中”,不是每一下打中中心,“不远矣”,差不多了。做到差不多,不是圣人也变贤人了,也了不起!但不学永远也做不好,所以讲“心诚求之”。“未有学养于而后嫁者也”,看世界上没有一个女孩子啊,先学会怎么样生儿子,然后去嫁人的。就是这个道理,生活上的经验,慢慢来。

  “一家仁,一国兴仁,一家让,一国兴让;一人贪戾,一国作乱。其机如此。此谓一言偾事,一人定国。”

  家庭、团体、国家都一样,国家和社会是以家庭为单位,一个家庭能够做到仁慈,这个国家也会仁慈。这个“仁”不一定代表仁慈,上面所讲的都是仁的境界,仁者人也,人字旁边一个二,人与人之间,父母子女兄弟姊妹是人与人之间,社会国家也是人与人组成。所以我经常骂青年同学们,一个小团体内人与人之间,心都不能平下来,都不能相处得很好,你还有前途?所以一家、一个团体、一个小单位你真能做到“仁”,真合群,从此就“一国兴仁”。譬如住在一个地方,村庄邻里住了这一家或者住了一个某人,大家慢慢都受了影响,起了一个领头的作用。

  所以“一家让”,一家谦让一点,“一国兴让”,“让”就是退让一点。我们讲《论语》的时候提过一个故事。不过这个故事有翻版的,宋朝已经有过,后来到清朝有,你们到安徽,安徽桐城有一条街,街道跟台北市也一样,有个街道叫做六尺巷。怎么叫六尺巷呢?据说清朝初年,桐城张家,三代都是宰相,在家里为了盖房子争土地。隔壁邻居说这个地是我的,这个宰相家里说这个地是我们的啊,不过三尺地方,要打官司。因为张家是宰相,等于现在是行政首长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不怕打官司,宰相管家赶快写封信到京城里头报告,他叫宰相给县长讲,一定要判我们赢。宰相接到这个信,看完,没那么做,他在信上批了,写在信上面:“千里求书为道墙,让他三尺又何妨?”我们家里头就让他三尺也没有关系么,“长城万里今犹在,谁见当年秦始皇?”秦始皇当了皇帝比我当宰相大吧,修了万里长城,长城还在啊,皇帝到哪里去了?唐朝那个郭子仪,战功显赫,皇帝叫他修王府,他这个元帅下来没有事情做,盖房子的时候自己去监工,每天看到那个工人,说你给我修好一点,不要倒了。泥水匠告诉他,王爷你放心啦,我家三代都在长安做泥水匠啊,不晓得修了多少大房子啦,至今还没有看见我们修的房子倒过,只有看到房子换主人。郭子仪一听,再也不来监工了。我们看不到大厦倾倒,多数都是自个先垮掉,又卖掉房子搬出去。泥水匠是真哲学家,把郭子仪教训了一顿。那个宰相呢,“千里送书为道墙,让他三尺又何妨,长城万里今犹在,谁见当年秦始皇。”他家里一得到他这个信啊,不打官司了,赶快让出来三尺,表示礼让,对方也退三尺,留下来六尺巷。

  “一家让,一国兴让”,尤其是对地位高的人来说的。如果一个普通老百姓,被别人欺负上来了,你不让也行,让就更好。风气之转移在于一二人。很多学生跟我说:“老师啊,这个社会现在已经不得了,你有责任。”我有什么责任?风气转移是在一二人,但不在你我身上啊,在那些得其时、得其位、得其权的人身上哪!这个宰相“让他三尺又何妨”,如果我这个老百姓让他六尺恐怕也过不去啊,他还要八尺呢!所以天底下的智慧,不是那么简单的,道理要晓得怎么样处,谦让的方便之门是靠你的智慧了。

  “一人贪戾,一国作乱。”一个人贪,贪污,戾,暴戾、粗暴,天下就大乱了?当然你一个普通老百姓家庭,家里有个人偷钱,没有红包送就偷钱嘛,又戾,到处打人,很简单,送监狱或者神经病院,关起来,也不至于一国作乱了。要注意,齐家治国之道,像一个领导一个团体,这个老板、主席这样做,就乱了。所以“其机如此”,这个地方讲“机”,机关。所以讲国家社会历史,有一个家庭开不得这一点风气。然对儿女的教育,抱赤子的时候就要开始教起,真的讲中国的教育,母教最大。胎教,怀孕的时候就要开始教了,你到后来长大了怎么办,就没有办法了。司马光的话,“祸患常积于忽微”,看不见的一点小动作,未来就是大因果。因果的道理就是这样,譬如我站在这里这个指头,大家看到正不正?如果这里只歪一点点,你拉一条延长线到那里,距离越拉开,偏差越大。这就是“机”。你们当老师的,教学生需要注意,你在上面教的错这么一点,随着时间空间就会变很大。领导者之难,就像师道之难,在于你的言行举止,偏差这一点,谬误无限,所以叫做“其机如此”。

  因此得出结论,“此谓一言偾事,一人定国。”“偾”,就是崩掉了,做家长、头头的,一句话整个的国家一下就完了,崩掉了。就是你一个观念,一个思想的错误,只一句话,有那么厉害?如果当一个将领、大国的元首,就是那么一个决策,一个观念的错误,你坐在办公室拿起笔来一挥,这个定案,就崩掉。崩掉多少?可能是几百几千几万的生命。

  讲到齐家治国问题,一个领导人的观念、行为,就是如此重要。能够由诚意到正心,自己为天下人之表率,天下就可以安定起来。

http://funnyland.net/fengsuolidu/129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